0371-6777 2727

绿会法学生志愿者:通过森林法大修加强木材贸

更新时间:2019-08-13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一位在读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大学生,她系统跟进了中国绿发会森林法修订讨论会及专家意见整理、提交人大常委修改建议稿的全过程,文章基于作者本人思考而发。

  国际木材贸易的合法性问题是当前国际社会争议热点,随着世界木材消费量的飞速增长与各国对濒危树种出口限制的增强,木材非法贸易愈演愈烈。在广袤的热带雨林中一棵棵参天大树轰然倒地,被惊飞的群鸟在电锯轰鸣与伐木工刺耳的笑声中直入天际,不复归来。在遥远非洲与南美的土地上,在作为世界重要生态资源的热带雨林中,这样的镜头每天都在上演。这些来源非法的木材经过道道“审核”最终摇身一变,披上“合法”的外衣远渡重洋来到中国接受加工。正如绿会副秘书长马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提到的,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木材的砍伐与贸易每天都在进行,当地的居民不会关心林木的砍伐会对生态造成何种影响,牵动他们内心的是每块木材是否真的被卖出,以及卖了多少钱。企业和个人在热带雨林中进行着肆无忌惮的砍伐,而他们付出的直接成本远远小于整个社会所需付出的成本。

  据国际组织全球见证统计,在2016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口的热带木材中,70%或以上可能出自非法来源。同时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对热带木材的进口量占比也是非常巨大的,主要集中于加工业,即将热带木材加工后出售给欧美等发达国家,以此形成一个“木材所在国——加工国——消费国”的完整木材产业链。而被“非法变合法”这一手段所侵害的,同样也包括中国的木材加工进出口贸易企业。

  而众所周知,热带雨林是全世界人民重要的生态资源,其对全球气候有着无比重要的影响。一片生态良好的热带雨林不仅能够对涵养水源、调解气候产生重要影响,还能为各种生物提供生存乐园,其碳汇功能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减缓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重要价值。但如今猖獗的木材非法贸易已对南美、非洲等地的热带雨林造成了灾难性的毁坏,包括刺猬紫檀在内的许多树种都随着贸易的进行而被纳入珍稀濒危树种名单。在世界各国社会组织与环保专家、代表的呼吁下,虽然非洲、南美的一些国家纷纷出台政策对珍稀濒危木材的出口予以限制或禁止,但由于其本国法律制度的不健全仍有大量走私现象出现,有些企业甚至能够实现偷梁换柱,为原本来源非法的木材办理到合法的出口手续。仅就中国而言,每年海关查获的走私濒危树种就高达数千吨。

  正如蕾切尔·卡逊在《寂静的春天》警示过的:“我们长期以来一直行驶的这条道路使人容易错认为是一条舒适的、平坦的超级公路,我们能在上面高速前进。实际上,在这条路的终点却有灾难等待着。”无数的企业和个人在以竭泽而渔的方式从热带雨林中汲取利益,却殊不知在竭泽而渔式采伐的尽头是森林生态破坏后对全人类的毁灭性悲剧。

  虽然中国在走私与木材管制方面每年都有着巨大的投入,但《森林法》中却尚未有关于国际木材合法性的规制,对相关机构上位法性的授权就更为匮乏,更多的是关于国内木材的管制与规范。在全球气候恶化、生物多样性锐减的当下是否应当通过修法的形式在《森林法》中加入关于国际木材合法性的相关法律规定?

  中国作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缔约国,应在本国立法中充分融入该国际公约精神,与国际接轨,尊重公约附录中的物种等级划分,并以该公约规定的等级作为我国判定物种濒危程度的标准。这不仅体现了中国对国际责任的承担,更是对我国自然生态与公民生态环境权益的保护,有利于国际地位的提升与国家利益的维护。

  绿会副秘书长马勇指出:“现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在对中国苛以绿色贸易壁垒,以‘木材来源’违法等原因限制中国木材的进口并对中国进行谴责。虽然追溯木材来源的成本非常高昂且复杂,但中国不能对此问题避而不谈,首先应当在立法中对这一问题进行回应,哪怕只是原则性的规定也可以,这样就能够为行政机关开展相关工作与后续的修法奠定基础并提供依据。同时应当加强与木材所在国、消费国的谈判与协商,共同制定一个木材可追溯制度。”虽然木材贸易问题的解决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但中国政府必须坚持采取措施。作为一个每年吞吐木材与加工品数量巨大的中间国,我们应积极承担国际责任,从立法、行政法规以及执法等各个方面对国际木材贸易进行严格化管控与合法性审查。但木材贸易毕竟不只是中国的独角戏,因此要加强国际合作,只有贸易链条的全方位驱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马丁·路德·金曾说:“我们必须接受失望,因为失望是有限的,但我们永远不能放弃希望,因为希望是无限的。”国际木材贸易存在的这些问题是一个长期性、跨国的问题,需要各国的协同努力,其过程必然是坎坷的。然而正因为我们深知跋涉现实的不易,所以更不可放弃对未来的希望。香港马会开奖资料,对中国而言,可以从《森林法》的完善开始,让国际木材贸易管制有法可依,让世界看到中国的态度与努力。